<ins id='6eqcg'></ins>
  • <tr id='6eqcg'><strong id='6eqcg'></strong><small id='6eqcg'></small><button id='6eqcg'></button><li id='6eqcg'><noscript id='6eqcg'><big id='6eqcg'></big><dt id='6eqcg'></dt></noscript></li></tr><ol id='6eqcg'><table id='6eqcg'><blockquote id='6eqcg'><tbody id='6eqcg'></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6eqcg'></u><kbd id='6eqcg'><kbd id='6eqcg'></kbd></kbd>
  • <dl id='6eqcg'></dl>

  • <i id='6eqcg'><div id='6eqcg'><ins id='6eqcg'></ins></div></i>

    1. <span id='6eqcg'></span>
    2. <fieldset id='6eqcg'></fieldset>
        <acronym id='6eqcg'><em id='6eqcg'></em><td id='6eqcg'><div id='6eqcg'></div></td></acronym><address id='6eqcg'><big id='6eqcg'><big id='6eqcg'></big><legend id='6eqcg'></legend></big></address>

        <code id='6eqcg'><strong id='6eqcg'></strong></code>
            <i id='6eqcg'></i>

            別指帥同網望那個交情給你太多依靠

            • 时间:
            • 浏览:18

            “原來當攝影機打開時,好的主持人和好的受訪者之間的交情是不存在的。”

            李四端是臺灣最著名、資深的新聞主播,他科魯茲的采訪以靈活、生動、刁鉆廣受觀眾歡迎。他的采訪遍及政要高官、商界名流、文化巨擘、影視明星……許多人都對他的訪問可說是又愛又怕。

            我和四端雖是朋友,但接受他的專訪還是第一次。

            節目開錄前,我們先小聊瞭一下。根據過去我做廣播采訪別人的88影視網最新電視經驗,這是錄像前很重要的熱身,一方面主持人必須瞭解受訪人,另一方面也是一種建立錄像對談節奏的嘗試。

            有趣的是,四端觀察我,我也好奇刑事偵緝檔案4粵語地在觀察他。感覺得出來,他做足瞭關於我的功課,一邊發問,一邊細膩地觀察我的反應,並且盤算著接下來的采訪策略。一般而言,訪問像我這樣的作傢,氣氛是比較愉快的,我身上既沒有太多敏感話題,也沒有太多不能公開的秘密必須逼問。因此,這個訪談,我其實是抱著放松的心情與態度面對的。

            我沒想到攝影機一開錄,李四端就轉移話題,從我幫言承旭寫情書的事開始談起。咄咄逼人地問我:情書是寫給誰的?是不是寫給林志玲?內容是什麼……

            盡管我知道這件事情大傢興趣很高。不過,因為我是受人之托,因此除非當事人願意公開,否則我實在沒有立場在當事人之前公開問題的答案。因此一開始我有點被迫閃躲,心裡老大不願意地想著:怎麼一開始就聊別人的事呢?而且還是我不好回答的事……

            就在我快被逼到墻角時,四端忽然停瞭下來,問我:“這樣的節奏你還習慣嗎?”

            “可以。”我故作風度地說。(發現自己還真虛偽啊。)

            “好,”他對著攝影騰訊師說,“那我們正式開始。”

            我愣瞭一下——原來是個下馬威啊。

            那是一個事後我覺得很流暢、有趣的訪談,果然,該問的問題四端一題也沒少問,當然,該回答的我也一點都不馬虎。

            在我接受過的無數訪談中,就我記憶所久久愛天天在免費線看觀看及,這樣的下馬威一共有兩次──都是我的朋友,同時也都是非常優秀的主持人問的。

            另一次是幾年前接受蔡康永“真情指數”的專訪。

            我和康永算是老朋友瞭。老實說,他要怎麼采訪我,當時我也非常好奇。我一點也沒想到,攝影機開錄後,他丟過來的第一個問題就是一個又麻又辣的問題。

            “作為一個作傢,你有這麼高的收入,你自己是什麼感想?”

            我那時心裡想:天哪,這樣的問奧運會首次推遲新聞題應該問大企業老板或富商才對吧?再說,訪問一個作傢有那麼多問題可問,幹嗎偏偏挑這種“高難度”的問題開場?

            事後證明那又是一個“下馬威”問題。我好奇地問康永:

            “當時你問那個問題,你是什麼打算?”

            康永說:“我是想確認一下你的狀態,還有你是不是很清醒……”

            “噢。”我說。

            “還有,”康永說,“我們的交情很好。”

            “當然。”我說。

            “那時我也想順便提醒你,一旦攝影機開錄瞭,你就不能指望那個交情可以給你太多依靠瞭……”

            “噢……”我恍然大悟。

            不能指望那個交情給你太多依靠。這一點,四端和康永這兩位好朋友的態度是完全一致的。

            四端的訪問結束之後,我們一起去喝咖啡,他告訴我:“交情的確是訪談節目的一個ig電子競技俱樂部新聞妨礙。”

            “為什麼?”

            “因為主持人代表觀眾發問,而觀眾和受訪人之間是沒有交情的。”

            噢,原來當攝影機打開時,好的主持人和好的受訪者之間的交情是不存在的。

            我這樣說也許苛刻瞭。換個溫暖一點的說法,這句話應該是:好的主持人永遠是站在觀眾那一邊的。

            接受這兩位“無仁義”的好朋友采訪,的確應該保持“又愛又怕”的心情才對。畢竟他們的節目都是好看又叫座的專業好節目啊。

            這是在看到節目播出時,不得不打從心底贊嘆出來的良心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