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41jrj'></span>

    1. <tr id='41jrj'><strong id='41jrj'></strong><small id='41jrj'></small><button id='41jrj'></button><li id='41jrj'><noscript id='41jrj'><big id='41jrj'></big><dt id='41jrj'></dt></noscript></li></tr><ol id='41jrj'><table id='41jrj'><blockquote id='41jrj'><tbody id='41jrj'></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1jrj'></u><kbd id='41jrj'><kbd id='41jrj'></kbd></kbd>
    2. <dl id='41jrj'></dl>

      <ins id='41jrj'></ins>
      <fieldset id='41jrj'></fieldset>

        <i id='41jrj'><div id='41jrj'><ins id='41jrj'></ins></div></i>

        <code id='41jrj'><strong id='41jrj'></strong></code>
      1. <i id='41jrj'></i>
        1. <acronym id='41jrj'><em id='41jrj'></em><td id='41jrj'><div id='41jrj'></div></td></acronym><address id='41jrj'><big id='41jrj'><big id='41jrj'></big><legend id='41jrj'></legend></big></address>

          虎畫殺人

          • 时间:
          • 浏览:24

          1.神筆虎公子

              冀州府最近出瞭一件奇事。城外西山白雲寺最近住進瞭一老一少兩個外地人。兩人主仆相稱,說是關外胡姓人氏,遊歷至此,見西山山清水秀,便欲在此小住。

              這胡公子年紀雖輕,卻畫得一手好畫,尤其是他畫的老虎更是出神入化,栩栩如生,仿佛可以從畫中躍出一般,所見之人無不稱奇。畫技高超並不奇怪,奇怪的是,自從這主仆二人來白雲寺後,周圍人傢時常在夜晚聽到白雲寺中有虎嘯之聲傳出,還有人說某晚曾見有猛虎在寺中一晃而過。

          胡公子一下成瞭這冀州城中街頭巷尾茶餘飯後的話題。有人說這胡公子怕是有神筆,將老虎都畫活瞭;也有人說或許這胡公子本就是神仙,還說某月某日見他畫完畫後,往畫上吹一口氣,老虎就跳瞭下來;更有人說這主仆兩人會不會是老虎精,要不然為什麼獨獨老虎畫得特別好?種種離奇的傳聞將胡公子的虎畫傳得越來越神,以至人人都稱胡公子為虎公子

          2.接連發生奇異命案

              冀州知府叫諸子傑,也是個喜好書畫的雅士,關於虎公子的種種傳言自然也傳進瞭他的耳朵。這買畫的熱鬧勁還沒退去,冀州府又出瞭一件更大的怪事。

              這天早上,諸知府還未起床,就有衙役來報,說冀西縣知縣何澤道竟口吐白沫,暴死在傢中書房。一個知縣不明不白地死瞭,怎麼說都是一件不小的事。諸子傑趕緊派陳師爺帶一班衙役趕往冀西縣去調查何知縣的死因。

              掌燈時分陳師爺才匆匆趕回來。但他帶回的消息卻讓諸子傑大吃一驚,原來,何澤道死前並無病痛,死後也不見身上有半點傷痕。據他的傢仆說,昨晚聽到書房裡有聲響,趕去時,正看見何知縣雙手抓扯住自己的頭發,發狂似的邊嗷嗷大叫邊在書房中左沖右撞,四五個人也沒有把他按住,片刻後,就口吐白沫,抽搐而死。諸子傑道:難道是中瞭毒?陳師爺回答:我剛開始也認為是中毒,可我用銀針探其口舌、肚腹,卻無半點中毒跡象。諸知府說:這就奇怪瞭。”“大人,還有更奇怪的事,陳師爺接著說,你猜怎麼著,這何知縣死時,那間書房窗戶大開,但滿屋的金銀古玩一件不少,獨獨少瞭一幅畫。”“什麼畫?”“一個月前花五十兩銀子在虎公子那裡求的一幅《猛虎下山圖》。

              還沒等諸知府想出個頭緒,第二天一早,又傳來瞭東城藏古軒古玩店老板金仲賀也不明不白地死在傢中書房裡的消息。而且同樣是全身沒有傷痕,死因不明,也是滿屋珍寶獨少瞭一幅虎公子的《猛虎撲食圖》!這次,諸子傑決定親自去看一看。在金仲賀的書房裡,諸知府發現金仲賀死時的模樣果然和何澤道一模一樣。除同樣是窗戶大開,細心的諸知府還在打開的窗戶上發現瞭一撮黃色的虎毛!難道真是畫中的老虎變活瞭?

          第三天晚上,城北德善堂藥店的老板許啟泰和何知縣、金老板同樣離奇地死在傢中,自然又是滿屋金銀沒丟,唯獨少瞭一幅虎公子畫的《虎嘯圖》。這下,整個冀州城裡人心惶惶,男女老少都在議論虎畫殺人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