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id='q8gwr'><div id='q8gwr'><ins id='q8gwr'></ins></div></i>
<span id='q8gwr'></span>

    <i id='q8gwr'></i>

      1. <ins id='q8gwr'></ins>
      2. <tr id='q8gwr'><strong id='q8gwr'></strong><small id='q8gwr'></small><button id='q8gwr'></button><li id='q8gwr'><noscript id='q8gwr'><big id='q8gwr'></big><dt id='q8gwr'></dt></noscript></li></tr><ol id='q8gwr'><table id='q8gwr'><blockquote id='q8gwr'><tbody id='q8gwr'></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q8gwr'></u><kbd id='q8gwr'><kbd id='q8gwr'></kbd></kbd>
      3. <fieldset id='q8gwr'></fieldset>

          <code id='q8gwr'><strong id='q8gwr'></strong></code>
        1. <acronym id='q8gwr'><em id='q8gwr'></em><td id='q8gwr'><div id='q8gwr'></div></td></acronym><address id='q8gwr'><big id='q8gwr'><big id='q8gwr'></big><legend id='q8gwr'></legend></big></address>
          <dl id='q8gwr'></dl>

          蛤蟆吐金錢

          • 时间:
          • 浏览:14

            不知道什麼時候瞭,有一對老夫婦,沒有兒孫,日子過得很窮苦。一年冬天,大雪下瞭三天三夜,老兩口冷得睡不著覺,一人披一條爛棉被坐起身來,他們在屋中央點起一堆柴火取暖,互相講閑話熬時光。

            熬著熬著,就到瞭雞啼時候。屋外傳來一陣敲門聲,老頭子打開門,隻見屋門前站著一個少年,那少年披散頭發,身上隻穿一件單薄的紅衣,他光著腳站在雪中,凍得直哆嗦。

            “你是誰呀?要上哪裡去?”老太公問。

            “我叫劉海,從南邊來,要到京城去。因為連夜趕路,在這裡遇上大雪。太公,讓我進屋烤烤火吧!”

            老頭子看少年長得臉圓體壯,目光炯炯有神,樣子蠻俊俏,心裡很喜歡他,連忙拉他進屋,搬個木凳子讓他坐下烤火。

            老婆子從柴火堆中取出剛烤好的紅薯給少年吃,紅薯烤得香噴噴的,少年吃瞭熱騰騰的紅薯,變得很快活:“這樣的寒雪夜,能到太公太婆傢裡來烤火,我劉海真是好運氣呢!哈哈,如果有酒喝就更好瞭。”

            一聽這話,老頭子馬上爬到床底下,挖出一壇酒,他對那少年說:“這壇酒,還是我結婚那年埋下的,已經六十年瞭。傢裡一向冷清,難得有客人來,我們開封喝掉它。”

            那少年見到美酒,老實不客氣,“啪啪”兩下拆開泥封,舉起酒壇,“咕嘟咕嘟”喝瞭半壇,他烤瞭火,又喝過酒,身上不哆嗦瞭,臉色變得更紅潤。他對老頭子說:“今晚多蒙款待,沒什麼報答你們,我就送個小玩意給你們吧,隻要拿筷子敲它的頭,它就會唱出好聽的歌兒。”

            少年從衣兜掏出一個三足的泥蛤蟆,放到飯桌上,然後起身告辭,出瞭門,朝北邊走瞭。

            那泥蛤蟆做得跟活物一個樣,嘴巴碩大,眼睛暴突,三條腿又短又粗,仿佛馬上就要跳起來,看上去十分生動有趣。老太公看瞭半天,拿起來又放下去,後來他禁不住笑起來:“老太婆,你瞧咱倆頭發全白瞭,還興玩這個麼?”

            老太婆也樂呵呵笑啦,她拿來一雙竹筷子,交一支給老太公:“咱們這就敲敲它,看它會唱啥歌兒。”

            於是乎,老太婆敲瞭一下,老太公敲瞭一下。這下子,神奇的事情發生瞭——隻見那泥蛤蟆張開嘴,“叮”一聲,吐來一個金錢;緊接著,又是“叮”一聲,再吐出來一個金錢。

            那老太公和老太婆接連敲瞭幾十下,那泥蛤蟆就接連吐出幾十個金錢。

            “我知道瞭,那劉海是個神仙。”老太婆說,“天亮瞭,咱們得把這泥蛤蟆和金錢收起來,千萬別讓人見著,要不然,準要惹出禍來哩!”

            老兩口有瞭金錢,慢慢過上瞭好日子。他們衣服穿得光鮮瞭,飯菜也吃好瞭,親戚們也重新來往瞭,過瞭半年,他們收養瞭兩個好孩子,日子越過越興旺。後來,他們重修瞭房子,拆下舊木門,換上瞭新木門。沒想到,那新木門上有個門洞。他們半夜敲蛤蟆吐金錢的事兒,讓老頭兒的親弟弟看到瞭。

            那親弟弟可是個貪婪的傢夥,他老婆也跟他一個樣,不僅貪心,還很會嫉妒別人。得知老哥有個寶貝蛤蟆,兩公婆算計瞭大半夜,非要把那寶蛤蟆弄到手不可。

            第二天一早,弟弟來到哥哥傢:“聽說你有個能吐金錢的蛤蟆,借我用一天怎麼樣?我就隻用一天,保證天黑前還給你。”

            老頭兒心地蠻好,他自個有錢瞭,日子也過熱乎瞭,不忍心看弟弟受窮,就取出那泥蛤蟆,交給弟弟:“這蛤蟆其實是泥塑的,你輕輕敲就好,別太用力敲碎瞭。”

            弟弟滿口應承,帶瞭那泥蛤蟆回傢。他把蛤蟆放在飯桌上,跟他老婆一人拿來一大把筷子,使勁往那泥蛤蟆腦袋上敲。

            兩人“噼哩啪啦”好一陣敲,見沒啥動靜,就停下筷子查看。隻見那泥蛤蟆大張著嘴,脖子伸得長長的,仿佛噎住瞭。

            弟弟和他老婆湊過去,仔細瞧瞭一會兒,發現蛤蟆喉嚨眼滿是金錢——原來,他們敲出來的金錢太多瞭,全都卡在蛤蟆的喉嚨裡,吐出不來。兩個人伸手去挖,但是,怎麼樣都無法把那金錢弄出來。

            “老公,我看這蛤蟆肚子裡全是金錢,我們摔破它,金錢不就全歸我們瞭嗎?”

            “哈哈,對啊,摔破瞭,就能斷掉老哥的財路!”

            弟弟老婆一手抓起泥蛤蟆,使勁往地上一摔。

            沒想到,那蛤蟆一落到地上,馬上變成個金蛤蟆,一跳,跳上窗臺,再一跳,跳到瞭屋子外面。

            弟弟和他老婆急忙追出去,想捉住蛤蟆。那蛤蟆雖然隻有三條腿,但是動作卻敏捷得像野馬。它一步接一步往前跳,跳呀跳,不一會兒,就跳到村東頭老榆樹下,縱身一躍,跳進水井,不見瞭。

            弟弟和他老婆天天守著那眼水井,總想把那金蟾撈出來。但是,直到他們頭發白瞭,背也駝瞭,走不動路瞭,都沒再見著那隻金蛤蟆的影子。